主题: 戴教授们:“草盛豆苗稀”“种个鬼的田”?陶渊明真的有点冤!

  • 书斋小隐
楼主回复
  • 阅读:2977
  • 回复:2
  • 发表于:2019/3/28 17:15:49
  1. 楼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巴中社区。

立即注册。已有帐号? 登录或使用QQ登录微信登录新浪微博登录


        


(上传自“新浪·微博”,首发于“苍溪在线·论坛”,楼主“林下樵”原创)


        前几天网上炒热了一段视频,从视频中的情形推断应该是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古代文学教研室教授戴建业老师讲课时有人拍摄下的。这则长度仅几十秒的视频是讲陶渊明的“归园田居·其三”。该五言诗正文部分总供八句、四十个字,这段视频主要是谈前四句:

        种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

        ……

        译成今天的话大致是这样的:在南山脚下种下了豆子,荒草茂盛豆苗却很稀少。清早起床便到田里清除杂乱的野草,天黑才披着月色扛锄回家。

        视频中戴教授操着浓浓的湖北口音风趣说道:

        “陶渊明是个特别有幽默感的诗人,你要是不认真读,你就不知道幽默在哪里。他第一句写得特别隆重,种豆南山下,你以为他种得蛮好,他突然来一句,草盛豆苗稀,种的个鬼田。要是我种的这个水平,我绝不写诗……”

        不难看出这段视频本身反映的情节并不复杂,可网上却引来如潮的吐槽,就连我们“苍溪在线·论坛”也未能幸免。对沸沸扬扬地喷陶渊明先生,作为他的“铁杆粉丝”而不能替其鸣不平则实是心中不安。

        那么,这“不平”从哪里“鸣”起呢?总不能强辞夺理,象我们苍溪人说的屙了尿还非争个干地方不可吧?当然不可以!可以负责任地讲,“种的个鬼田”、造成“草盛豆苗稀”局面真的不能赖陶渊明先生!

        为什么能说得如此理直气壮、如此肯定呢?如果朋友们有兴趣可容我后边慢慢摆给各位听,若有半句是打胡乱说可以狠狠地喷我,在下绝不回嘴。

        首先,我们知道,庄稼能够正常地生长离不开以下条件:水、阳光、空气、土壤、肥料、温度,从诗中我们知道,豆子大多是成活了,当然也证明陶渊明当年种豆的“南山”是可以满足“豆”一类植物生长的。如果大部分土地都是没能成活豆苗的空地,陶渊明们还用得着“晨兴理荒秽,带月荷锄归”吗?除非他们都是疯子、或傻子!

        陶渊明在诗中承认“草盛豆苗稀”,从此处可以基本判定豆子种下后成活率不高,所以才“草盛豆苗稀”。造成豆苗稀少的原因不外有二:1,种子的出芽率低。2,遭到病虫和兽、禽的攻击。我们知道,种子播种后首先要面对的是虫害与兽、禽的侵害,一直到成苗后具有一定的抵抗能力时为止,甚至到收成时都仍需防护攻击。因为种下的数量比较庞大,所以终能长成一些,才有了“广种薄收”一说。

        除了以上所说的侵害外还有一个更凶狠的、最难对付的敌人:铺天盖地的、疯长的野草!我们知道,在当时的条件下农人们对虫、禽、兽一类的侵害是有方法降低损害的,当然肯定没有现代除草手段那么厉害。原始的手法,比如,撒、涂草木灰防止病虫害;比如,绑扎草人儿、或在四周的石头上、树干上涂上醒目的颜色。对付疯长的野草,唯有用反复的体力劳作去加以抑制。

        也许有人会说了:那不好办吗?将野草不断铲除,只留下豆苗生长不就完了吗?当然,这个想法的确不错:荒草一露头便被毫不留情的消灭,田地里只留下豆苗茁壮成长,问题不就圆满地解决了吗?既然如此简单的事情,却让野草疯狂地生长,让其盖过豆苗,戴教授们喷他“种的个鬼田”是恰如其分的呀!

        但是,事情远不是想像的那般简单。假如是一株豆苗、甚至是一百株豆苗,搬把椅子坐在田边,看有野草长出便立刻铲除不是结了吗?

        但是,平均每人一株、甚至一百株豆苗,秋收后的劳动成果仅喂二、三只鸡恐怕都会被活活饿死!还说养活什么人呢?那么,当时陶渊明先生种了多少地呢?

        当时陶渊明种了至少100亩地!这可不是我林下樵信口雌黄、打胡乱说。南朝梁宗室大臣、文学家,梁武帝萧衍长子萧统的《陶渊明传》说,“……妻子固请种秔,乃使二顷五十亩种秫,五十亩种粳……”

        100亩地那该有多少呢?我不是专家,不知道东晋末至南朝时的“亩”与现在的“亩”差异有多大,但可以肯定100亩的体量还是挺惊人的。

        可能马上有人说:多雇些人不就结了吗?

        如果要这样想的话,只能说你是没当过家,不知道盐米的贵重。首先必须说陶渊明当时的生活状况是非常糟糕的,比我林下樵好不了多少。虽然有百亩以上的田地,可那并不是已经打理得非常成熟的田地。是处在庐山的某个角落中的荒地!!!

        陶渊明当时究竟有多穷呢?他在“五柳先生传”中说道:“性嗜酒家贫不能常得。亲旧知其如此或置酒而招之造饮辄尽期在必醉。既醉而退曾不吝情去留。环堵萧然不蔽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

        一个咾酒如命的人却经常没酒喝,亲戚好友晓得他这种窘境,因此每逢摆酒席一定叫他去喝。他去喝酒就喝个一醉方休,回家竟然说走就走。

        当然,这样说当然可能有自我解嘲味道,但是,当时陶渊明的生活状况非常糟糕是一定的。他在诗中抱怨“三旬九遇食,十年著一冠”,这就可见一斑。

        当时的朋友或文友给个三十、五十的他都竟然笑纳,这毕竟是个很丢份的事情吧?当然,不合他的价值观的人给的东西他是绝不会要的,等不了客人离开竟然当场给扔出门去,即使是地位较高的人也毫不留情。比如州官檀道济,此人当时为剌史(大概相当于市的纪委书记吧?),给陶渊明送的酒肉被当场扔到屋外,这对一个饥寒交迫的酒鬼更是难能可贵的。嘿嘿,好一个倔人。

        他的诗中多次说到自己的窘境,不过,这篇帖文就容不得一一例举了,嘿嘿。综上所述,根据他家的经济状况是不能容得多雇一些帮手的,估计他家的长工、短工会都一再压缩。一个连自个儿的温饱都难以解决的东家,怎能保证长工、短工们不炒他的鱿鱼吗?

        雇工队伍不能稳定,面对茫茫田地中疯长的野草,陶渊明们除了一遍又一遍地除草外实在想不出任何行之有效的高招。可按陶家能雇的人来推算,打从除草一开始,到轮流全部除完一次草,那些被除过草的地方早已经是“草盛豆苗稀”了!

        尤其是做“熟”了的田地与新开垦的荒地可是大不相同,荒草可比人工种下的庄稼生命力强悍不知多倍!新开垦的荒地一般都在气候相对恶劣、交通条件非常差而且远离人烟的地方,因此是野兽、飞禽,尤其是荒草的乐园。你要深入其中,它能不给你作殊死的博斗才怪呢。

        事情摆在那儿,理由也摆在那儿,再多说已没有多少意义。100亩以上的庄稼,又只能承受起相当有限的雇工,“草盛豆苗稀”、“种的个鬼田”的情景实在是可以理解的。
 
  
  • 道长了无争
  • 发表于:2019/3/28 18:14:13
  1. 沙发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各位,请多关照!
  
  • 书斋小隐
  • 发表于:2019/3/28 18:19:48
  1. 板凳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该作者
谢谢各位,出了点小失误,请多谅解!
  
二维码

下载APP 随时随地回帖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QQ登陆 微信登陆 新浪微博登陆
加入签名
Ctrl + Enter 快速发布